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妻孝9-10
妻孝9-10



第九章 点滴 作者:性心魔 第二天父亲不在还有点不适应了,栗莉穿著小吊带还是那麼性感,心想,父 亲就欣赏了一个晚上,这麼美的风景,為何要躲开呢?普通的早晨,按部就班的 做著该做的事,虽然心裡有心事,可是生活得继续。 到了单位之后,给父亲打了电话,然后问他需要什麼吗?中午给他送过去。 他说什麼都不需要,我们忙也不用来的。 他自己能活动了。 中午,我还是妻子一起去了父亲那裡,去的路上,妻子叫我在商场停了车, 然后去买东西,原来妻子要给父亲买衣服,还有内衣?我很疑惑的看著妻子,栗 莉略微脸红了下说:「昨天给爸洗衣服,发现他的衣服好老,好旧了,而且,内 衣是那种老式布料,很不舒服。」 我瞪大眼睛看著妻子说:「你还给爸洗了内衣?内裤?」 妻子伸出手要掐我说:「你喊什麼喊,想让全世界都知道啊?我洗了怎麼了 我也把父亲当做我的爸呢!女儿给爸爸洗衣服怎麼了。哼!」 我继续逗妻子说:「那你给你爸洗过内衣?」 妻子好像真有点生气了,瞪著我说:「那好,下次不洗了,走吧,衣服也不 买了!」 我赶紧道歉说:「老婆,我错了,我逗你玩呢。老婆这麼孝顺父亲,我真的 很感动的。能这麼善良、有美丽漂亮的老婆,是我最大的福气。」 妻子说:「知道你逗我,人家本来就不好意思了,你还这麼逗我,真不的懂 事。」然后妻子又露出的笑容。 给父亲买了套休閒装,然后去买内衣。调了好几种,我都有点不耐烦了,可 是妻子还在挑,女人买衣服还真是佩服了。 妻子说:「你别烦啊,我给你买的那些内裤穿著舒服吧。得看料子,得摸起 来舒服,得看尺寸!」 一说尺寸,我又有了个邪恶的想法,开口说:「你说的啥尺寸啊?」 嘿嘿!妻子看到我的表情,先是脸红,然后就是伸出手来掐我,可惜这次没 逃掉,被她抓到,身上又一处紫痕。 妻子说:「主要是料子,我量了爸的那些衣服。大小应该合适。」 我说:「我觉得,我刚才意思的那个尺寸也得考虑啊,要不然小鸟在裡面不 舒服啊。」 妻子又做了个要掐我的手势,然后说:「这个尺寸好像没有标注的啊,比如 说在咱这裡卖的,基本适合这裡男人的尺寸吧。」 我说:「要是有特别大的呢?」 她红著脸说:「特别大的啊,那就买个大号的唄,你考虑的太多了吧啊,爸 的……」刚想说下去,突然觉得上当了。 红著脸,向我扑过来,要打我,我赶紧跑,我哈哈笑,她说:「站住,我要 掐死你。」引得导购员和其他顾客,看著我俩,都是十分诧异啊。估计他们都奇 怪,俩大人了,年龄不小了,怎麼这麼闹腾呢。 这阵打闹,让本来心很乱的我们,放鬆了许多。买了衣服,赶奔父亲那裡。 一进屋,我就大声说:「爸,我们来了,给你买了衣服,还有内衣。」特别 强调了下内衣。 妻子瞪了我一眼,然后放下东西说:「爸,你试试衣服,大小不合适再去换 的。」然后就去做饭了。 我则帮父亲打开包装,把内衣放在一边,先让爸试了试休閒装,穿著很合适 的。父亲虽然说,他有衣服,不用买,浪费钱,可是穿上脸上的幸福表情还是溢 於言表的。 然后看到内衣对我说:「以后这些内衣别让你媳妇买,我自己买就行!」然 后有点不好意思的表情。 我想了想,然后说:「爸,买衣服这种事就得女人来,栗莉给你洗衣服的时 候,发现你的内衣、内裤料子很不好!」 父亲突然抬起头看著我,脸上很尷尬,然后小声说:「内裤怎麼能让栗莉洗 呢,真胡闹,你不拦著她。」 我一脸无辜的说:「我也不知道啊,再说让你再找个老伴不找,咱家就这一 个女人,咱俩只能用这一个媳妇了!哈哈!」 虽然和父亲开玩笑不多,但是今天还是鼓起勇气,继续试探性地说了这句话 后。说出来之后,我偷偷的看父亲,心裡打鼓,父亲会怎麼反应呢?这句话够直 白了吧,爸你得明白儿子的良苦用心啊。 父亲听我说完,看著我稍微停顿了下,看来他的心理也有所想啊! 「胡说什麼呢?这麼大了还没正行。」然后,去卧室换衣服,我说先别换啊 让栗莉看看。 本来父亲是感觉不好意思了,可是栗莉给买的衣服,如果不给看看,岂不是 很不懂事。所以转过身来,来到厨房边。 我赶紧过来说:「栗莉,看咱爸穿上你买的衣服,多帅。」 栗莉转过身,看著父亲的穿著休閒装,然后说:「嗯,爸这身穿起来,既显 得年轻,又显得有气质,像个大作家、大领导。」 父亲说:「老了,这些衣服穿著的场合也不多。」 栗莉说:「爸,这身衣服本来就是休闲装,你遛弯的时候,出去逛逛的时候 都能穿。别不捨得穿,买了就是穿的。这样穿,很帅的。」 父亲说:「我都老头子了,还帅个啥?」 栗莉说:「您这个年龄可不老,懂得生活,懂得疼爱女人的时候,现在的年 轻女孩子都喜欢您这样的男人,而且还帅。」 我看著他们聊天,感觉他们聊得很轻鬆,像是父女,又有点不像,似乎有点 特别的感觉,但是也说不好。 父亲说:「那些都是些有钱的,有权的,成功人士。」 栗莉说:「谁说的,年轻的女孩子喜欢那种有钱,可是大部分女人还是喜欢 对自己好的,像爸你这种,独自撑起一个家,经歷了生活的风雨,才知道生活的 真諦。」 父亲说:「呵呵,我哪有那麼好。」 栗莉说:「当然有啊,如果现在谁能真正瞭解你,一定会很快爱上你的。」 说完,父亲和栗莉突然没声音了,可能意识到说错话了,可能意识到我在旁 边了。 栗莉的脸红了,转过身去继续做饭,父亲则是低著头回卧室去换衣服。 其实,我是一直认真听他们聊天的,中间我没插话,就是想让他们多聊聊, 可是他们聊得内容,其实作為本来就把对方当做亲人的两个人来说,也没啥。只 是,栗莉那边想起了我,想起了我们有个计划,送出她身体的计划,所以感觉有 些话可能换了色彩。 而父亲,我觉得他可能本来也觉得没啥的对话,因為那夜湿透的身体,因為 那夜颤颤的乳房,突出的乳头,那夜露出的大片雪白肌肤和那硕大的乳房,而感 觉有些话似乎是变了味道。 对於栗莉的想法,我觉得我猜的肯定是对的,而对於父亲,还是一筹莫展啊 我走到栗莉身边,跟她说:「老婆,表现得很好。」 栗莉说:「去,我没表现什麼,我都是实话实说的。就你往歪处想。」 我笑嘻嘻的说:「你没往歪处想,怎麼知道我往歪处想了?」 栗莉气鼓鼓的说:「你……」 一会父亲换衣服出来,栗莉饭也做好了,我们三个人一起吃法,有说有笑的 很欢快的一顿午饭。之后父亲休息,我和栗莉準备走。 刚要出门,栗莉对父亲说:「爸,内衣得洗了才能穿的,要不脏。」 父亲答应了。我和栗莉準备走了,栗莉又说:「要不我拿回去洗吧,明天给 你送来。」 父亲说:「不用了,我自己洗洗就行了。」 栗莉说:「爸,你别跟我客气啊,我们是一家人。」 我紧跟著插话说:「是啊,我们是一家人啊,不要见外的,有什麼不可以的 啊。」 父亲还是坚持自己洗,我们也就作罢,去上班了。 路上,栗莉说:「你刚才和爸聊天,又那麼露骨的说话,你不怕爸生气啊? 你还不知道爸想什麼呢!」 我说:「我也是豁出去了,再说,那样说也没啥,本来他就当你是女儿一样 虽然爸不大善於表达感情,但是你不也感觉到了,爸把你当女儿一样看待。还有 啊,妳还一直偷听我们说话啊!」 栗莉说:「还用偷听,那麼大点的房间,厨房门又没关。想不听都难!」 各自去了单位,然后依然是无聊。上了父亲的日记,想看是不是有更新。这 次有了更新,父亲写了几句话,但是就是这几句话却让我激动不已。 多年尘封的感觉,似乎又袭来。 本以為不会再有当年的感受,可是些许的风景,心已摇曳。 本以為此生会平淡过去,可是就在这暮年之时,却出现了涟漪。 本以為自己会是南山松,挺立不斜,可当那欲念袭来,似有魔鬼心生。 定身寧神,老心莫乱。 很简单的几句话,表明了很明白的意思,父亲已经感到了,心裡也有想法了 他把这个想法,当做了魔鬼,也就是说,他是不认同的,这个是早就猜到的,但 是至少他没有完全拒绝。赶紧告诉栗莉,栗莉看过之后,没有反应。 我发过讯息去说:「感觉怎麼样!」 栗莉说:「爸的心理压力,比我们还大。你觉得他能承受的了吗?」 我说:「现在就结束的话,他慢慢就好了,现在要继续的话,我们必须跟他 有交流,特别是你。不但要身体有所动,感情也要升温。」 栗莉不大明白,发来了问号。我继续说:「今天,看你和父亲聊天,感觉你 和他挺聊得来。我觉得qq可以这麼用!你没事的时候,可以经常和他聊天,随 便聊就行。晚上,我们就用另一个qq一起和他聊,至於另一个qq用哪种方式 我想了几个你看看。」 一是用我们自己的qq,然后和父亲聊天,慢慢的说出自己的想法,看他的 反应。这个虽然不是面对面说,但是后果没法想像,和直接谈的效果差不多。 二是我们扮作小年轻夫妻,喜欢年老的男人,有乱伦倾向,然后慢慢的和父 亲交谈,彼此吐露心声,然后慢慢引导,但是父亲能不能加我们,我们如何引起 他的注意,这个问题需要破解。 三是我们扮作老年人,家裡也有这样的小夫妻,而且也是不修小节,然后让 他说出心裡的想法,这个父亲虽然能够加我们,但是我们如何去瞭解老年人的世 界呢? 四是乾脆我们做个心理諮询师什麼的,关注老年人晚年心理问题,做疏导给 他,这个好像就有点突兀了,算是新鲜事了,父亲能愉快的接受吗?不论是那种 都有利有弊,可是真正实施又都有不好操作的地方。 栗莉看到我这大段话,消化了一会,然后说:「你功课还真用功。就这四种 吗?那我们就各自想想,晚上再说吧!」我答应了,然后陷入思考。 经过几天的思考,几天的实施,有过刺激无限,有过平平淡淡,也有过懊恼 不前,可是当我们经歷了那些之后,慢慢的把这个当做一个实现孝顺的过程,尽 管这个过程中,有挑逗地露出,有淫词艷语,有赤裸相见,最终栗莉会与父亲肉 体结合,而我们却像能坦然面对了一样,所以我们聊这些,计划这些的时候,能 够说得很平常。 但是这种平常不是说我们接受了妻子和别人做爱,不是说我们接受了父亲和 妻子的乱伦,不是说我们想想这些,说说这些不会脸红,因為肉体和心灵是在一 起的,心理的变化,肉体都能体现。 而是我们更进一步地走向那件事的一个阶段。 下班前,跟栗莉说,让他通过qq给父亲发个资讯,问题有什麼需要的吗? 如果没有我们就不去了。 栗莉说:「你看爸在线吗?」我这才发现,父亲的qq根本没在线啊。 是啊,又不像我们似得天天掛著qq,又不会用手机上qq,尽管用了个算 是不错的智能手机,结果基本就是用了打电话的一个功能。 於是接上栗莉,让她给父亲打电话:「爸,我是栗莉,瑞阳开车呢,让我问 问您需要什麼吗?」 父亲说:「不需要了。让他开车慢点,你们早点回去看孩子吧。」 栗莉说:「嗯,没事的,中午我把下午的菜给你炒好了,给您放在冰箱裡了 您一定要热热吃哦。」父亲回答好。 栗莉又说:「晚上您用热水烫烫脚的,增加血液循环,对伤也好的,对身体 也好。」爸还是答应了。 然后,父亲说:「让瑞阳开车慢点,你们赶紧回去看孩子吧。」栗莉说好, 然后相互再见,掛了电话。 我跟栗莉说,听著他们的对话,很像父女,又很像夫妻啊。栗莉对我嗤之以 鼻,然后说我是心裡有鬼,很正常的关心亲人都让我想歪了。 晚上在她家吃的饭,她父母準备了很丰盛的菜,因為我们很久没在那裡吃了 岳父岳母问了父亲的伤,和為什麼走了。 一一作答,然后是普通的家庭吃饭。 回到家,孩子可能是睏了,妻子喂了孩子一会奶,孩子就睡著了。 我来到阳臺,才发现,妻子说的父亲的内衣。 都晾在阳臺上。 如果不是我的这个突发奇想,栗莉真的是贤妻良母啊,可是我这个想法要是 实施了,栗莉是不是就不是了呢?是不是就是有悖伦理的淫荡的女人了呢?这个 问题好像又回到最初的想法了,不去想了。 按照平常的生活习惯,我先去洗澡,栗莉收拾著家务,这位妻子既勤劳又善 良,既美丽又大方,娶到她真是我此生的幸福啊。 洗澡的时候,虽然没有像女人一样,看自己的身材,但是也无意中看到自己 的下面,虽然不是很大,但是15cm在国人中,也算过得去,至少目前还能满 足妻子的欲求。 而想起中午的对话,想到了父亲的那裡。 虽然小时候和父亲一起洗澡看到过,可那时候不是勃起的状态,而且也没什 麼印象,父亲的阴茎大吗?能满足妻子吗?想到父亲的阴茎不久就可能要进入妻 子的身体,这次我的阴茎竟然有了感觉,硬了起来。 这是為什麼呢?我没有淫妻的情节啊,难道随著我们计划的开展,随著妻子 淋雨的身体被父亲看到,随著抖动的乳房,随著那一只乳房被父亲看到,随著自 己无数次想著妻子和父亲的身体交回,难道我的心理起了变化,难道我的孝的理 由,正在转变? 闭上眼睛,做深呼吸,压制自己的欲望,我怕自己如果有了这个倾向,真的 实现了父亲和妻子的身体结合后,我会享受那种妻子被别人插入的感觉,我会喜 欢上妻子在别人身下娇嗔的样子,那样的话我怕,我们的生活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的,如果我们不能紧紧满足於父亲带来的这种感觉,那该如何是好? 可是,本想闭上眼睛深呼吸的时候,眼前却始终出现的是妻子那曼妙的身姿 和父亲看到妻子裸露乳房的情景,自己的心跳加速,而阴茎却涨的生疼。 无法平息的欲,无法掩藏的心,手不知不觉中握住了阴茎,很久没有这样了 成家之后只有在妻子怀孕不能做爱的时候,才会有的情况,在妻子就在门外的时 候,竟然发生了。 把花洒的水开到最大,让水冲刷自己的身躯,手开始快速的敹矍暗哪

Baidu
联系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