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嫂子与我
嫂子与我



我出生于中国南方的一个小村庄,周围群山环绕,绵延不绝,我家就在一个山脚下,与叔伯们的房子挨在一起,类似于一个大大的四合院。我与婶子的故事,就是在这里发生的。 在我们的那个村子里,由于经济还没有发展起来,村里的青壮年大都出到外面打工了,留在家里的一般是一些妇女老幼,她们在家里照顾孩子,同时耕种几亩田地,男人则到外面挣钱补贴家用,构成了男主外女主内的基本格局。 在我考上高中那年,大概是我妈觉得我不需要照顾了,可以独立自主了,便把我家的田地托付给邻居,跟着我爸一起到了沿海地区打工,在这之前一直都是我爸一个人在外头奔波。 高中三年,我在学业上还算是比较刻苦,成绩也还过得去。在高考的时候,我顺利地考上了大学。当时这在我们的村子里算是一件比较光荣的事情。 高考之后的那个夏天,我一个人在家,平日里也没什么事情。空闲的时候,我一般都是靠看电视和录像来打发无聊的时间。在村子里我有一个要好的朋友,他家有许多录像带,因此我经常从他那儿拿带子回家看。 那天我又去朋友家借带子,我在朋友家东挑西拣的时候,朋友突然神神秘秘地问我要不要看一些好看的东西,我好奇地问是什么,朋友对我眨了眨眼,随后从他房间的抽屉里拿出了几盒录像带,递到我的面前。 我瞄了一眼那些封面,脸不由得微微发红,那些封面上赫然是一些衣着暴露的女人,有些甚至一丝不挂,三点清晰可见,并且她们无一例外都搔首弄姿地摆出各种撩人的姿势。我接着又看了一下片名,瞬间便可以断定这就是传说中的色情片了。 「怎么样,到底要不要?」朋友丢给我一个色色的眼神。 「妈的,有这种好东西都不早说。」我撇了撇嘴,把录像带拿了过来,夹在那些正规的片子里面。 「之前你还没有成年,又是好学生,我怕会教坏你。」朋友坏坏地笑着。 由于心理惦念着那些片子,我在朋友家并没有多逗留,略略交谈几句,我就急忙地回家了。 回到家里,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打开碟机,选了其中一个片子放进去。 心里既有些期待又有些激动,还带着几分难以抑制的快感。对于一个以前从未接触过色情影片的人来说,朋友的片子无异于让我发现了新大陆。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屏幕,随着画面的推进,男女主角开始亲吻在一起,衣服一件一件地掉到地上,女人的身体毫无遮掩地呈现在我的面前,我的一颗心也悬了起来,呼吸渐渐急促,安静的房间里我可以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我的下面已是坚硬如铁…… 那个晚上,我梦遗了,只不过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我竟然梦到了跟婶子做爱。 在梦里面,我的JJ莫名地勃起,涨得我有些发疼,就很想找个女人来发泄。 不知为何婶子突然闯进了我的梦里,我不顾一切地上去拉住婶子,强行把她压在身下,然后去脱她的衣服,半拉半就之中我进入了婶子的身体,抽动几下就射了。 之后我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的内裤湿了一大片…… 第二天,我的精神仍旧有些恍惚,脑海中总会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婶子的身影。 婶子是我小叔子的老婆,将近三十岁,长相一般,个子也不高,不过身材却是很好,玲珑有致的,不肥也不瘦,屁股亦是浑圆、结实,走起路来微微地左右扭动,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股少妇特有的风韵。 婶子跟我小叔子结婚已经有好些年了,婚后他们生下一儿一女,并且都在上小学。几年前小叔子在家里混得不怎么好,孩子上学也需要钱,也就留下婶子在家,他到外面打工挣钱了。 前面已经说过,我家里的田地暂时交给了邻居打理,我是不用做什么的,不过我有空的时候也经常会帮邻居的叔伯们干一些活,其中当然也包括了婶子家,这也使得我跟婶子有了许多接触的机会。我开始有意无意地认真观察起婶子来。 按照如今的眼光来看,婶子在相对较为传统的农村妇女当中,个性算是比较外向的了。平时的言行举止落落大方,有点不拘小节的味道。比如说她有时跟孩子打闹的时候也会说到一些涉及到性的词语,跟大人们说话通常是有说有笑的,让人有一种平和、亲近之感、本人长的比较帅,性格也较为讨女人喜欢。在平时的相处中,我能感觉到婶子对我也是有好感的,当然这只是类似于长辈对晚辈的喜爱,并不含有情欲的成分。不过也正因为这样,我心里面对婶子的态度才慢慢地发生着变化,从纯粹的好感中多了一些占有和欲望的成分。如果婶子是那种正儿八经、不苟言笑的女人,大概我跟她相处时也不会起其他的心思。 此后我有事没事经常往婶子家里跑,跟她东一句西一句地闲话家常,或者帮她做一些家务,有时也跟她到地里干活,慢慢地我们的关系更亲近了。婶子在我面前总是露出和善的笑容,说话也是柔声细语的,更让人觉得亲近,也使得我心里原本就蠢蠢欲动的邪念愈加的膨胀。 那段时间我心里每天都在做着激烈的挣扎,犹豫着要不要跟婶子发生不伦的关系。如果我真的上了她,日后我该如何跟她相处;面对未知的风险,我是否有足够的能力去把控;万一事情败露了,我又将面临着怎样的后果…… 许多问题在我脑海中盘旋纠结,我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但很快心底深处对性的好奇与渴望压倒了一切。每当想起婶子婀娜的身子,裤裆的地方总会顶起一个小帐篷,先前的顾虑立马被抛到了九霄云外,此时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上了婶子。 事情发生转折是在某一天的下午,那天我在家里看电视,突然进来一个本村的女人,她告诉我婶子在离家不远的一个小山坳里干活,手头的活儿还没干完但肚子饿了,她正好从那儿路过,婶子便让她来我们家说一声,找人给她送饭过去。 本来婶子交代那女人叫她的孩子送饭的,只不过那天婶子的孩子出去玩了,那女人找不到他们,便只好告诉我了。我听了之后二话不说关了电视,到婶子家装好饭菜给婶子送饭去了。 到了那儿,婶子正在干活,看到我来了,便停下手头的工作,指着边上一个地方说,把饭菜拿到那儿去吧。我看了一下婶子所指的地方,发现那是一块颇为平整的草地。我顺着地儿边缘的小路走了上去,婶子跟着也上来了,我们一块儿坐在地上。 婶子打开饭盒一边吃饭,一边跟我搭着话,时间一溜烟就过去了。 婶子吃过饭之后把饭盒放到一边,伸了两下懒腰,用手在草地上摸了两下,说这地儿挺平整的,我有些累了,先躺一会儿,说着婶子直接就躺了下来,双手搭在胸前,侧过头,微微闭上眼。从这点大家应该看得出来我的婶子是一个比较开朗、随性的人。 我看着面前的婶子,午后温暖的阳光落在她身上,让她的侧脸看着特别柔和,焕发出一种异样的光彩,瞬间调动了我体内压抑已久的荷尔蒙。 我观察了一下四周,我们所在的草地挨着山脚位于小山坳的最里头,且地势相对较高,一眼望去整个山坳都可尽收眼底。平日里这里就很少有人来,就算来人了也都是来耕种自家的地儿的。而且这块草地的边缘生长着半人高的杂草和灌木丛,躺下来的话就算有人来这边干活也看不到我们。我顿时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虽然之前我心里已经无数次地把婶子给上了,但真的要把计划付诸实施,我反而又紧张起来,手心都出了微微的汗,我一会儿握紧拳头,一会儿又松开了手,心脏像是要跳到了嗓子眼。 我做了两个深呼吸,平缓了一下难以平静的心情,随后在婶子身边躺下,目光在婶子身上流连忘返,不经意间竟让我看到了婶子由于仰躺着上衣下摆向上翻起一角,露出了内裤的花边,我的JJ立马就硬了起来。 婶子听到我的动静,偏过头来睁开眼睛看着我。近距离的四目相对,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婶子精致的鼻梁上散落着一些细小的斑点。婶子身上那股少妇特有的气息瞬间闯入我的鼻端,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突然就翻身压在婶子身上,对着她的嘴吻了下去,双手在她身上胡乱地摸索,最后伸进她的衣服里,在婶子光滑的肌肤上游走,最后覆上她的胸前,隔着胸罩感受着婶子胸前的柔软。 婶子这时已由先前措手不及的状态中反应了过来,双手在我身上乱捶乱打,并且一个劲地推我,想要把我推下去。但我此时的力气又岂是娇小的婶子可以比拟的。我不仅不理会婶子的敲打,还把她抱得更紧了,一只手由下面穿过她的脖子搂着她,另一只手依然停留在她的胸前。我把婶子的胸罩胡乱地往上一推,手直接触摸到了她的乳房,只觉得手心异常的柔软。在乳房周围摸了一会儿,或许是男人的天性使然,我又抓住了婶子的乳头,用拇指和食指夹住它,轻轻地揉捏着。 在我的手毫无阻隔地抓住婶子的乳头的时候,先前还一个劲挣扎的婶子突然就不动了,双手由我背部软软地垂了下去,眼睛瞪得老大,脸上是错愕而茫然的表情,过了一会儿,婶子更是闭上了眼,任由我在她身上肆意轻薄,而且婶子的脸上悄然浮上一抹动人的晕红,更是让我情欲勃发。 见婶子躺着不动,我大喜过望。我一边吻着她,一边去脱她的裤子,当时我怕婶子突然反悔,我是把她的长裤和内裤一起脱掉的。之后又去脱婶子的上衣,这回婶子也比较配合,主动弯着手让我把她的上衣脱下来,那时我还不怎么懂得脱胸罩,弄了好久都扯不下来,最后还是婶子主动的解开了背后的扣子,与此同时我也把自己三下五除二地脱个精光。 这时婶子的身体毫无遮掩地呈现在我的面前,皮肤光滑、细腻,乳房不大,却也浑圆、别致,乳头的颜色有些深了。由于常年劳作的原因,婶子的腰肢纤细而柔韧,没有一丝的赘肉;小腿虽然不够修长,但也小巧、圆润。我的目光最后停留在婶子的两腿之间,见到了对我来说充满了神秘与诱惑的地方。那个地方地方微微鼓着像一个馒头,乌黑浓密的毛发覆盖在上面,形成了一个倒三角形,两片小阴唇微微张开,像是一条细小的裂缝,里面流出了一些晶莹的液体…… 我的喉咙有些发干,胸腔里像是燃烧着一把火,让我急切地想要找到一个地方把火给扑灭。我蹲在婶子的双腿间,轻轻分开了婶子的腿,抓着自己昂然挺立的JJ向婶子的下面插去。试了几次,我终于找准了洞口(之前的黄片不是白看的),腰一挺,顿时我感觉到自己的JJ进去了一个温暖、紧致的地方,我的JJ被婶子BB里的嫩肉紧紧地包裹住,巨大的快感瞬间冲上大脑,传遍我的身体,整个人像是飞上了云端。 我贴在婶子身上紧紧地抱着她,过了一会儿,我才慢慢地动了起来。那时我还不懂得掌握节奏,只是狂乱地冲撞、奔腾,婶子被我顶得有时也会从喉咙里发出「嗯哼」的叫声,更是增加了我冲刺的动力。我一边用力地抽插着,一边看着被我压在身下的婶子潮红而诱人的脸,一种作为男人的征服感油然而生。 我加快速度在婶子的BB里进进出出,婶子这时也动情了,BB里流出了好多的水,全然没有刚开始的干涩,使我抽动得更顺利了。我两手抱着婶子的大腿,下面用力地撞击着婶子的BB,有时又把手向婶子的胸前抓去,摸着她的乳房,或者是她纤细的腰肢。 就这样动了几分钟,我的JJ已是膨胀到了顶点,在一次抽插的时候,再也忍耐不住,精液在JJ里喷薄而出,一股脑儿地射在了婶子的BB里。我达到了快乐的顶点,婶子也发出「啊」的一声大叫,随后我软软地趴在婶子身上。 我们相拥着过了好一会儿,直至巅峰的愉悦逐渐褪去,意识回归了大脑。我稍微撑起上身看着婶子,婶子也看着我,我们的目光交汇,然后不约而同地错开了。 「下来吧。」婶子拍了拍我的后背,语气很是温柔。 我依言放开了婶子,翻身坐在地上,目光仍旧愣愣地停留在婶子身上,头脑有些空白。 婶子也坐了起来,左右看了看,最后拿过旁边的内裤擦着自己的下面,我注意到婶子拿内裤的时候脸上又是微微一红。 「这事跟谁也不要说,知道吗?」婶子清理着下面,抬头看了我一眼。 「知道了。」我忙不迭地点头。 或许是这事来的太突然,跟婶子做过之后,我们都没有说什么话,我是心里面有些乱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婶子是否也是如此。等婶子打扫完战场,我们就回去了。 回去之后,我的思绪仍旧有些混乱,做什么事都心不在焉。平时只是在脑海中把婶子YY了无数遍,但没想到半天的时间,我就真的把她给上了,事情转变之快让我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只不过身体深处仍然萦绕的那一丝快感告诉我,这并不是什么白日梦,而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事情。 晚上我如梦游般地吃饭、洗澡,然后傻傻地坐在电视机前,屏幕上闪过五颜六色的画面,却没有给我留下任何的印象。我的思绪又情不自禁地飞到了婶子的身上。犹豫了许久,我还是鼓起了勇气去婶子家看看。 来到婶子的房间,让我意外的是只有婶子一个人在看电视,往常她的孩子也在的。婶子看到我来了,只是瞄了我一眼,目光随即又回到电视机的屏幕上。 我问婶子她的孩子去哪里了,婶子说打发他们睡觉去了。我注意到婶子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红了一下。 婶子坐在床上,我则坐在床前的椅子上,我们安静地看着电视。以往我们在看电视的时候是有很多话说的,但今晚大家都默契地保持着沉默。 由于我跟婶子坐得比较近,我可以清楚地闻到婶子洗浴过后身上散发出来淡雅的香味,它们顺着我的鼻孔闯了进来,刺激着我本就不怎么安分的神经。 我漫不经心地看着电视,同时用眼角的余光偷偷地打量着婶子,今晚的她一袭白色睡裙,里面白色的胸罩隐约可见;乌黑的头发半干未干,松垮垮地垂在脑后,多了一点慵懒的味道;在灯光的映衬下,她的脸显得柔和而秀美,闪动着莹润的光泽。出浴后的她显得很是迷人。 终于,我还是抵挡不住婶子的诱惑,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床前上了婶子的床,伸手往婶子身上摸去,一边把嘴凑上去亲她的脸。婶子轻轻地扭动着身子,拍了拍我的手,不过那点力度倒不如说是给我抓痒。看到婶子这幅欲拒还迎的模样,我就知她是不会拒绝我的了。 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一只手落在婶子的腿上,顺着大腿摸了上去,即将触碰到她的私处,婶子却突然按住了我的手,声如蚊呐地说:「门还没关。」我愣了一下,随即飞快地跳下床,把们关了之后顺便把电视也关了,三步并两步地又爬上了床,直接把婶子扑倒在床上,一只手再次向婶子的大腿摸去,一直往上到了大腿根的地方,再从内裤的边缘探进去,直接摸到了婶子的BB,在我的手指头不经意地碰到婶子的阴蒂的时候,婶子的身子抖动了一下,嘴里发出一声闷哼。 我把婶子的内裤脱下来扔到一边,又去解她的裙子,整个过程婶子都很配合我,接着我又脱了自己的衣服,很快我和婶子便「坦诚相见」。 婶子仰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脸色潮红,胸脯微微地起伏,在柔和的灯光下仿佛一朵醉人的海棠任君采摘,我一时竟看得呆了。 「关灯呀。」婶子见我久久没有动静,便睁开了眼,忸怩地说。 「我不想关灯,让我好好看一下你的身体,可以吗?」我用恳求的目光看着婶子。 婶子不说话,转而羞涩地闭上眼,我知道婶子这是默许了我的请求。婶子的长相虽然一般,但身材和皮肤却很好,细腻而洁白,仿佛一块温润的玉石。 我的手在婶子身上游走,一会儿揉捏着她的乳房,一会儿抚摸着她的腰,一会儿又停留在大腿的地方。我的指尖带着发烫的温度,在我和婶子之间带起一股轻微的电流,婶子的呼吸急促了起来。 我不再犹豫,跪在婶子的两腿间,把婶子的腿曲起来,让她的整个BB暴露在我的视线,扶着JJ直抵玉门。我在BB扣摩擦了两下,沾上一些水,随后腰部一挺,把怒涨的JJ插了进去。或许是我太用力了,在我进去的时候婶子嘴里发出了「啊」 的一声叫,婶子随后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两手抱着婶子的腿只管大力地抽插,每一次都要顶到婶子的最深处,我们的肉体撞击发出「拍拍」的声响,床也随着轻微地晃动。婶子的BB里本来就很湿润了,因此我抽动地很顺利,婶子也很快适应了我的节奏,嘴里无意识地发出轻声的呻吟,更是激发出我最原始的欲望。 快速地干了一会儿,我觉得有些累了,便又放慢了速度。我俯下身子,拿开婶子的手,用我的嘴堵住了她的嘴,同时下面轻轻地动着。我们口舌交缠,一会儿是我的舌头伸进婶子的嘴里,一会儿又是婶子把我顶回去,她的舌头灵巧地溜进我的嘴里。这个吻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我们都快要喘不过气来,我才放开了她。 就这样又干了一段时间,我就有了射精的感觉,虽然这次也没有多久,但比第一次应该是多了几分钟的。在即将忍不住的时候,我用双手扶着婶子的腰,一下又一下快速而用力的插进婶子的BB里,只想操烂她的BB,婶子的身体被我撞击的颤抖个不停,呻吟声更加急促了。终于,在一次顶到婶子最深处的时候,我把万千子孙突突地射在了她的BB里。 让我有些意外的是,在我射在婶子身体里时候,婶子的BB突然一紧,紧接着里面涌出了一股热流,婶子的腰不自觉地挺了起来,随后又软下去,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女人高潮的表现。婶子之所以这么容易达到高潮,应该是小叔子常年不在家,婶子得不到满足,积累已久的情欲突然发泄出来的缘故吧。 做过之后,我们相拥着躺在床上,又温存了好一会儿,我才心满意足地回了自己的家。 在我开学之前的那段日子,我和婶子毫不掩饰自己的欲望,几乎是一有机会就做爱。我能感觉到婶子的需要,婶子也了解我的欲望。我们就像一对相亲相爱的恋人,抛开了世俗的伦理和道德的枷锁,尽情地享受着鱼水之欢。那段时间婶子脸上焕发着迷人的光彩,仿佛年轻了许多,更是让我情难自禁。直到开学的前一天,我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家

  

Baidu
联系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