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年轻的继母,浪漫的情缘
年轻的继母,浪漫的情缘



年轻的继母,浪漫的情缘 立人是一家证券公司的职员,今年才刚从大学毕业,他之所以在大学毕业之后,就马上地到这家公司上班,这完全是因为她的继母﹍丽芙的缘故! 自从立人在十7岁的那一年,母亲因为车祸去世之后,才相隔不到两年的时间,父亲又再度迎娶了,这一位才大他3 岁的美丽女子;虽然,丽芙对立人十分友善,而且也很照顾他的生活,可是因为两人在年龄上,实在是相差太少的缘故,所以一直让立人无法接受,这样一位年轻貌美的娇柔女子,竟然成为自己继母的这个事实。 尤其是,当父亲在去年的夏天,也因为意外的空难,不幸地离他们之后,立人几乎对这个家,已经完全没有留恋了;所以,他在晚上回家的时候,立人除了换洗、睡觉之外,便到芳茹的证券行里面工作。 芳茹是立人母亲的干妹妹,从小对于立人就非常的亲近,而且在他的母亲过逝之后,立人就更把芳茹,当成了母亲的化身;所以,当立人在大学毕业之后,芳茹就替他在自己的公司内,安排一份轻松的工作,好让他能够去自食其力。 其实,父亲所留下的遗产,已经足够立人一生的衣食无缺,但是他却并不在乎金钱,毕竟父母亲已经不在了,就算有再多的金钱,也买不回他们,现在立人唯一的愿望,便是让日子过得非常忙碌,好让自己能够忘记一切心事。 又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当立人回到家的时候,都已经是十二点了,因为今天的股票冲破一万点,芳茹决定带公司的全体员工,到餐厅里面去庆祝一番,万万没有想到,大家在又吃、又唱之后,竟然就拖到了半夜三更。 立人取出了家中的钥匙,轻轻地将家门给打了开来,只见屋内是静悄悄的,只有客厅的小灯,还在微弱地闪烁着,立人又看见在饭桌上面,还留有一些饭菜,知道这是丽芙为自己所准备的。 此时在立人的心中,不免有一丝愧疚,因为丽芙每天都为自己准备饭菜,但是立人却很难得地,会陪她吃一顿晚餐,他总是草草地填饱肚子之后,就一个人呆在房间里面,虽然丽芙总是这么有心,但是立人却不领情。 立人心想,丽芙也是够可怜的了,还不到三十岁就守寡了,难得她还能够守住这个家,所以在内心的深处,立人很感激丽芙为自己所作的一切,只不过生性叛逆的他,却无法表达出心意,立人只希望丽芙能够去原谅,他这种别扭的怪脾气。 跟着,立人便蹑手蹑脚地走上了二楼,因为当时的时间已经很晚了,他不想将丽芙给吵醒了,可是当他经过丽芙的卧室时,却突然听到一丝微弱的声音,他不禁好奇地将耳朵,贴近在房间的门板上,立人便听到从门的另一端,透出一股急促、娇媚的呼吸声,好像是一个正做着剧烈运动的运动员。 「呼!…呼!…嗯!…嗯!…啊!…啊!…」听起来,这又像是身体不舒服,而发出呻吟的感觉,立人不禁地担心丽芙,她是不是觉得身体不舒服,但是却又不能下定决心,自己到底要不要进去看看,立人在想了一下之后,决定还是先观察一阵再说。 这时候,声音变得更清楚了! 「喔!…喔!…喔!…啊!…啊!…啊!…」跟着,立人将他的眼睛,贴近了门把的钥匙孔,努力想往里面看去,接着透过房内的晕黄光线,只见丽芙正趴在床上,而且她此时的姿势,好像是一条母狗一样;她那浑圆、结实的高翘粉臀,给高高地翘起来,两个丰满、白嫩的乳房,就像是庙宇里的大钟一样,诱人地垂挂在丽芙的胸前,一头乌黑的秀发散乱、飞舞着,这跟丽芙在平日的时候,总是衣容整齐的模样,是完全地判若两人。 而且令人吃惊的是,丽芙竟然正在用她的小手,不时地去用力搓揉着,她那饱满的高涨奶子,并且还不时地用纤纤的手指,去抠弄着自己的阴部,接着就从她的小嘴里面,发出了一阵阵的娇喘、浪啼声;但是,最令立人吃惊、兴奋的是,丽芙在自慰的时候,心中所幻想的对象,口中所呼喊的情人,竟然不是立人过世的父亲,而是平时对她十分冷淡的自己! 「呜呜!…我的…我的立人啊!…唉唷!…你…你肏得人家好…好爽唷!…唔唔!…肏得人家…唉唷!…真…真的好…好爽喔!…我的好…好人啊!…唉唷!…你…你真的要…呜呜!…要肏死人家了啦!…啊!…喔唷!…」因此,感觉再怎么迟钝的立人,也明白了丽芙的心意,心中再跟着比对,丽芙平日对自己的无微不至,以及她在亲朋好友的鼓励、规劝之下,面对大排长龙的仰慕、追求者,却一直依然不肯再嫁的真正原因。 立人也明白了自己,一直刻意地逃避着,那摄人的诱人眼波,居然隐藏着如此的深情,而在满心的感动下,立人不禁入神聆听着,丽芙所发出的诱人呼声。 「啊唷!…人家…人家不管了啦!…喔唷!…快呀!…嗳唷!…再快…快一点啊!…呜呜!…立人呀!…噢唷!…你…你就肏死姊姊吧!…啊呀!…人家…人家真的要…要死了啦!…喔唷!…呜呜!…」那种声音是断断续续、轻轻柔柔的,只见丽芙现在的表情,却充满了一种淫秽的感觉,就好像是A 片中的女主角一样淫荡;立人在看着看着之后,他在裤裆里面的大鸡巴,竟然开始涨大了起来,自己竟然对丽芙的举动,产生了生理的反应,使得立人也吓了一跳。 本来,立人是想要回房去,但是却又禁不住心里的渴望,所以便目不转睛地,盯着丽芙的一举一动;只见,丽芙突然地一个翻身,成了一个大字型,正面地躺卧在床上,而且她那纤细的白嫩手指,却仍然在忙碌地进出着,娇嫩欲滴的鲜美小屄,并且还不停地揉弄着充血阴唇。 突然,丽芙的手掌,便紧紧掐住了一个饱满的高耸奶子,同时她那娇美的完美身体,突然像是痉挛似地,高高弯弓了起来,口中更是娇喘嘘嘘,像是非常痛快一般。 「哎呀!…肏死人的…好哥哥!…啊!…啊!…喔!…你这个…狠心的小冤家!…嗳呀!…人家被你给…啊呀!…给肏死了啦!…我的好丈夫唷!…呜呜!…人家上劲啊!……喔!…丢给…大鸡巴哥哥了啦!…噢唷!…呜呜!…」终于,丽芙停止了一切的动作,躺着一动也不动! 立人不禁屏住了呼吸,目睹着这一切,他那粗长的大鸡巴,则是肿胀地感到了疼痛,立人不禁赶紧地,逃回自己的房间,将身体给埋在棉被中。 但是,在立人的脑海里面,丽芙那一身丰满的美妙胴体,以及她那充满风骚、狂浪的迷人模样,一直使得立人是辗转难眠,他终于忍不住地将双手,伸入下体的地方,开始用力套弄着自己的鸡巴,直到射出了一大股,热腾腾的精液之后,这才昏昏地睡去。 自从在无意中,立人发现丽芙自慰的举动之后,他就开始注意到了,她那诱人的娇躯;其实,丽芙拥有一张极为美艳的脸孔,再加上那一对弯弯、长长的柳眉,亦即诱人之极的杏眼桃腮,而且她那诱人双唇,是那样地红润、性感,加上一头乌黑的秀丽长发,有如飞瀑直泄一般地令人眩目。 而且,丽芙今年才廿七岁而已,所以依然拥有着一对,坚挺、丰满的傲人双峰,和平坦、白嫩的柔软小腹;虽然立人也知道,丽芙毕竟算是自己的长辈,不该对她存有亵渎的思想,但是立人只要一想起在那天晚上,丽芙那种狂浪、风骚的浪劲,他那胯下的鸡巴,就会不由地膨胀起来。 熊熊欲火的煎熬,真是让立人觉得痛苦极了,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尤其是,每当立人和丽芙单独地,相处在这一间大屋之下的时候,他便极度地渴望着,有这么一具成熟、诱人的女体,可以来安慰自己的欲望,这种极度的渴望,就有如地狱之火一样,烧痛了立人的全身。 因为今天是星期日,照例公司休息一天,所以丽芙特别为立人准备了一顿,极为丰盛的早餐,但是丽芙也知道,立人很难得会和自己一起共进一餐,所以当她上楼来,要去叫醒立人起床用膳的时候,其实并不抱持任何的希望,但是立人却下楼来,并且和自己共进了早餐! 于是,丽芙一副十分高兴的样子,简直像是中了奖券一样,这是自从立人父亲死后的头一遭;所以,丽芙为了表示自己的友善,就频频地往他的碗里挟菜,而立人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猛往丽芙坐的方向偷看着。 只见丽芙却是依然保持着,她那端庄的贤淑模样,这和那天的晚上,立人所看到的狂野美人,丝毫无法联想在一起,而立人却不禁幻想起,在她那衣服下面的美艳女体,胯下也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 「喔!…立人呀!…嗯!…你要不要喝杯果汁,早上喝杯果汁,对身体很好喔!…」立人无意识地回答:「嗯!…」于是,丽芙便站了起来,走到冰箱取出一盒饮料,来到了立人的身旁,便倒了一杯满满的果汁给他;但是,丽芙却丝毫没有发觉,她那衣领因为过份的宽松,使得自己硕大的高耸乳房,已经是呼之欲出,高兴地为立人的双眼服务着。 立人便透过丽芙的衣襟开口,不经意地看到了,他所梦寐以求的女体,如今已经呈现在自己的眼前,心中更是一阵悸动:只见,她那小巧的嫣红乳头,正完美地镶嵌在白艳、饱满的肉球上面,而且还有几条暗青色的血脉,正在肆意地散布着,并且在一道深耸的乳沟之中,竟有一颗血红色的诱人小痣。 而且丽芙那一对傲人的豪乳,因为大幅度的动作,正在激烈地晃动着,立人从未在如此的近距离,看到过异性的肉体,而不禁地感到头部有点晕眩,大鸡巴更是胀痛地难受极了。 好不容易地,在吃完这一餐之后,立人非但无法像以前一样,平静地在他的房内听音乐、看书,反而更加深了,对于丽芙诱人身体的企盼,立人终于奈不住欲望的冲击,便悄悄地走到了丽芙的房门前,希望能够稍微疏解一下,心中的满腔欲火。 当立人来到了丽芙的房门前,正侧耳倾听房内的动静时,就从她的房间里面,似乎传来了一阵的汲汲水声;于是,立人大胆地将房门推开了一些,并且藉由透过的门缝,猛往里面窥伺着,而当立人发现到了丽芙,正在淋浴的时候,他不禁抛弃了一切道德规范,迅速地潜到浴室的门扉,并且将身体伏了下来,就经由门板下的透气百叶窗,猛往里面偷窥着。 这时候,一双纤细的脚踝,最先映入立人的眼帘,只见她那每一根的脚指,显得是如此的优美,并且都还均匀擦着鲜红、诱人的蔻丹,当丽芙一身雪白的肉体,出现在立人眼前的时候,他那原本就强烈跳动的心脏,几乎就快要跳出胸膛了。 在一双修长的粉腿中间,挟着一撮柔顺、乌黑的亵毛,便在水流的冲激之下,闪耀着迷人的光辉,丽芙把那迷人的大腿抬高,并且放在了浴缸的边缘,接着就用她的右手,拨开了两片肥沃的鲜嫩阴唇,努力地清洗小屄中的污垢。 只见,丽芙将手上的莲蓬头,对准阴道口冲击着,在这种强烈的刺激之下,使得她那一张艳丽的俏脸上面,流露出了陶醉的神情,而此时立人的心中,也跟着升起了一股邪念,立人极度想要用自己的舌头,舔遍她那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她那诱人的小嘴唇、她那饱满的高挺乳房,还有她那美妙的小嫩屄。 此时,立人想要将自己的大鸡巴,狠狠地插入她的淫屄之中,插进子宫的最深处,因为如今只有丽芙可以去抚平,他那胯下高昂的粗长鸡巴,也只有她那蜜屄中的淫水,才能够浇熄立人胸中的欲火。 当立人正处于性亢奋之际,丽芙却突然地将门缓缓地打了开来! 当丽芙见到了立人,正蹲在门旁的时候,不禁着实地吃了一惊,尤其是她见到了,立人已经褪下他的短裤,以及在立人的手中紧握的大鸡巴时,她更是吃惊地不知所措,不禁反射性地惊呼一声;立人在听到了丽芙的叫声之后,这才从淫想之中清醒过来,而当他看到丽芙,正盯着自己那一根高涨的鸡巴时,便羞愧地穿上裤子,匆忙地夺门而出。 之后,立人一连好几天都没有回家! 一日,立人在吃完午餐,回到公司工作的时候,却从电话的留言里,接到了丽芙要他晚上回家吃饭的讯息。 尴尬害怕都没用,事情总是要解决的! 鼓起勇气回到家中之后,看到除了满桌的饭菜之外,丽芙更是经过了一番刻意的打扮,便将她那娇艳的面孔、诱人的身材,装扮地格外迷人。 这一餐下来,虽然他们没有任何的交谈,可是立人总是不经意地发现到,丽芙不时扫来的深情眼神,而且每次她和立人的眼神,不经意地交会时,丽芙总是会娇羞地低下头去,她那一副欲拒还迎的娇媚模样,又再次地让立人的欲火,急速地高升起来。 在饭桌上面,丽芙还特别准备了一瓶白兰地,于是在用完晚餐之后,他们俩人便无言地对酌着;在过了一会,经过酒精的充血作用之后,丽芙原本雪白的俏脸上面,已经泛起了一阵诱人的红晕,就在微微的烛光之下,极度地引人遐思。 面对如此美丽的佳人,立人终于鼓起了勇气,向丽芙告白:「喔!…丽芙!…唔!…我…我一直!…嗯!…我一直都在暗恋着你!…喔!…我……」话都还没说完,丽芙就阻止了立人:「唔唔!…立人!…嗯!…我…我早就知道了!…哦!…因为你…你每次…哦!…每次看人家的眼神…唔唔!…都是那么地!…嗯!…而且人家…人家也是一样!…哼!…不然!…噢!…你…你想我为什么…喔!…为什么一直都没有想再婚啊!…」在听到了这一番动人的情话之后,立人忍不住地站了起来,缓缓走到丽芙的面前,跟着就一把将她给拉了过来,而丽芙也顺势将她那丰满的身体,深深地依偎在立人的怀里;在迷人的烛光之下,让人深深地感觉到,此时在丽芙的身上,有着一种诱人的魅力,一种让男人无法抗拒的魅力。 软玉温香抱满怀,立人不禁有了一种飘飘然的感觉,接着就拿起桌上的酒杯,在喝了一口酒之后,便俯下了他的头部,想要把在嘴里的白兰地,送到丽芙的小嘴里。 这极为挑逗的动作,使得丽芙柔媚地娇呼起来说:「喔!…你…你这个小坏蛋!…哼!…也不怕脏!…喔!…你欺负人家啦!…嗯!…人家不来了!…噢!…」但是,丽芙还是极为顺从地,一口一口吞下了,在立人口里的白兰地,接着他们俩人一阵深情的热吻,客厅里面处处地散发着一种极度诱人的幽香;在这种极为挑情的气氛之下,立人不禁开始毛手毛脚起来,弄得在他怀中的丽芙,也不住地轻轻扭动着,她那一身丰满的完美身躯。 此时,在丽芙的小口中,开始哼哼有声,小嘴巴虽然说是不要,可是她却一直把娇柔的身子,猛往立人的身体紧靠,而立人也让丽芙的这种浪态,给剌激地有点受不了;到了此刻,立人知道已经是时候了,便一把将丽芙给抱了起来,跟着就到了房间里面,在三扒两拨之下,他便轻轻松松地脱下了丽芙的外衣。 但是,那残存的一丝道德观念,使得本就已经意乱情迷的丽芙,却突然地清醒过来,便一手紧捂着她那早已湿答答的小屄,而另一手却紧紧地抓住立人那一根蠢蠢欲动的大鸡巴。 跟着,丽芙娇媚地白了立人一眼,娇声沥沥地说道:「啊呀!…不…不可以呀!…立人啊!…喔!…人家…人家的身体…嗯!…可以让你摸!…嗯!…让你玩弄!…喔!…而且姊姊也…也喜欢你…唔!…你那样做呀!…」「呜呜!…但是你…你不可将你的那个…给…给放进人家里面去啦!…嗯!…万一!把人家的肚子…嗯!给搞大了!…那…那你叫人家…喔!…怎么出去见人呀?…」「唉呀!…我的好姊姊呀!…呵呵!…你难道看不出来吗?!我老早就爱上你了!…嗯!…你知道我盼望这一天…嘿!…已经有多久了吗!我的丽芙呀!在你肯让我去吻你的那一刻起!…哦!…你就该知道这种事…只是迟早的事!……难道你不愿意…让我来好好地,疼爱你的身体吗?」面对立人那种火辣辣的表情,丽芙不禁是既惊又喜,她原来以为这一切,只是立人的性欲作祟而已,丽芙万万没想到,立人早已经将自己是他所深爱的人了。 此刻她那空虚已久的成熟身体拒绝吗? 不! 丈夫死后的每一个冷清夜晚,已经让丽芙怕透了,她是一位正常的女人,绝对地需要男人的滋润、怜爱;而此时在自己的手中,就正握着情人的那一根炙热无比的大鸡巴,这就像是一道催命符,让她忍不住地回想起,那种遗忘已久的动人滋味。 丽芙被立人调弄多时的小屄,此时又偏偏不争气地,就在那里阵阵地痉脔着,似乎为自己的胆怯,而感到相当地不耐烦,所以方寸已乱的丽芙,终于跌入了欲念的泥淖! 在不久之后,丽芙轻轻地叹了口气,便将她那通红的俏脸,给微微地转向一边去,接着就不再说话了,而立人也发觉了丽芙,她那原来紧抓住大鸡巴的小手,也不再使劲了,这让立人明白了,只是她碍于女性本有的衿持,不敢松手罢了。 在明白了丽芙的心意之后,立人慢慢地拨开了她那已经毫无力量的小手,并且还靠近了她的耳旁说着:「好姊姊呀!……你就别想那么多了啦!……现在,就让我们做一回夫妻吧!…」就在此时,立人便将徘徊已久的鸡巴,去紧抵着丽芙的屄口,并且不停磨擦着,面对这种要命的磨擦,丽芙最后一丝的道德防线,也给彻底地磨掉了;于是,她那原来是要去阻止立人的小手,这会儿却搭在他的屁股上面,并且还不时地又摸、又按,似乎在有意无意地,催促着立人要赶快进港。 只见丽芙俏丽、涨红的粉脸,她跟着吃力出声道:「嗨!…我的小冤家!…嗯!…你…你就进来吧!…啊!…这就算姊姊…唔唔!…前辈子欠你的啦!…唉!…如今只希望你…哼!…你会永远地记得…你刚刚所说的话!…立人呀!…你可千万!…别辜负了人家呀!…」听到了丽芙的这一番话,立人好比大赦一样,便加快手脚的动作,就在不久之后,丽芙身上所仅剩的,那一套粉红色、蕾丝边的内衣裤,就被立人给剥了精光,把她弄得像是一个,去了壳的荔枝一样。 多年孤寂的岁月,并未在丽芙诱人的胴体上,留下任何的痕迹,她那吹弹得破的白嫩肌肤,仍然像是处女一般的光滑,并且散发出了迷人的气息,一对丰满、高挺的双乳,依然是令人垂涎欲滴,而一片乌黑的柔软阴毛,则是将她那湿润、娇嫩的阴户,显得是更加的脆嫩,而且还微含着些许爱液的屄口,似乎正在热切地招呼着立人! 已经久久未曾经历这种阵仗了,丽芙不禁羞得用自己的双手,掩住了她那通红的俏脸,静静地等候着立人,来享用自己成熟、丰满的美妙身子;丽芙觉得在此时此刻,自己就像是一头待宰的羔羊,而立人就则是一头,即将来撕碎自己的饥渴野狼。 当自己紧合的双脚,被立人无情扳开时,丽芙便知道了,这只一只欲火燃烧的野狼,就在自己还没反应过来时,立人就已经将粗壮的身体缓缓地压了过来。丽芙可以感觉到,立人那一股灼人的冲动已接近沸点,他挺动着狰狞的粗大鸡巴,在丽芙的嫩屄口里,急切地寻找着屄口;丽芙鼓不起勇气,去抓着立人的大鸡巴,往自己的小屄里面塞去。 聪明的立人禁喜不自禁地沉下了屁股,便顺着那一滩滑不溜丢的淫水,让自己粗大的硬龟头,挤开了丽芙已经封锢数年的小屄,并且就沿着那紧窄、弹性十足的小路,深深地一下肏到底。 「啊!…好哥哥!…人家受不了啦!…嗯!…对!…唔唔!…快肏呀…难受死了呀!…爱死你了啦!…喔唷!…好棒呀!…啊!…」在恍恍惚惚之中,丽芙的整个淫屄突然地遭到立人的强力撞击,使得她不禁缓吐了一口气,满足地浪叫了出来,享受那巨大生猛的鸡巴,所带来的几丝疼痛和无比快感。 丽芙就在这一瞬之间,受到了四周淫乱气氛的感染,使得丽芙此刻的心境,就有如遭到恶灵蛊惑一般,她想到自己能为立人去完成他人生中的第一次而感到十分得意,不禁激动不已。 立人眼看身下的美人,开始轻摇着她那纤细的小蛮腰,立人突然地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纵横战场的的无敌大将,而跨下这一位呵气如兰、娇媚入骨的大美人,正在等待自己去恣意地探索、享用。 「喔唷!…啊呀!…对了!…嗯!…就是那里!…唉唷!…再…再大力一些嘛!…啊!…嗯!…姊姊我…我真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啊!…唉呀!……喔!…好弟弟呀!…呜呜!…你再快一些嘛!…啊唷!…用力肏!…啊!…喔!…」丽芙的不停地浪叫,立人的屁股就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摆动,而且他的每一次的猛肏,都深深地肏进丽芙的小嫩屄里,把这位空虚多年的美人,给肏得是骨头都要散了,一副欲仙欲死的满足模样。 娇嫩、湿润的小屄,在经过激烈的猛肏过之后,丽芙的心情,已经开始有了奇妙的变化;只见她不再羞窘地去掩住自己那满足、愉悦的俏脸,反而像是知趣的好妻子,努力地去奉承、迎合着,丈夫给予自己的爱怜、恩宠。 「唉呀!…姊姊真的是……真是舒坦死了啦!…噢唷!…立人啊!…唔!…人家的小屄要…呜呜!…就要被你给…给肏穿了啦!…喔!…不行了啦!…噢唷!…美…美死了呀!…」丽芙将两只纤纤玉手紧抓在立人的双肩之上,奋力地挺动着自己的圆臀,来配合着立人的强烈攻势,要将自己成熟的胴体献给心爱的情人,成为真正男人的新婚妻子。 丽芙微睁着一对迷人的媚眼,轻吐着幽兰般的芳香气息,享受着强壮情人的狠命抽插,以及那带来的蚀骨、畅快的激情快感;在此时此刻,她早就已经忘记了,彼此在年龄和身份上的差距,她现在只明白了一个事实,就是自己已经离不开了。立人所给予的款款深情,只有心爱情人的奋力抽插,才能为自己空虚的日子,带来新的生命力。 于是,丽芙用尽了全身的气力,来迎合着立人的攻势,她将由衷的欢喜与满足,化成了毫无顾忌的娇啼、浪吟,以便可以释放出她那满心的感激,鼓励着丈夫的不断挺近,好让彼此双方都能够,不断地攀升到一个又一个的绝顶高峰。 「啊唷!…唔唔!…好…好爽呀!…嗯!…我的好丈夫唷!…哦!…你把人家…人家肏得好舒坦啊!…唉呀!…立人呀!…呜呜!…你…你肏得姊姊死掉了啦!…天啊!…嗯!…怎么会…会这样地美呢!…喔!…我的好老公呀!…你就…你就肏死小荡妇吧!…嗳唷!……人家真的会…嗳!…会浪死啦!…哦!…快被你给肏死了啦!…啊!…喔!…」眼看着立人那张俊秀的脸蛋,好似有些承受不住,这种未曾有过的极度舒畅,而不停地喘息着,使得丽芙突然对于眼前的立人,产生了一股既爱又怜的情愫,在这一刻,仿佛正在自己身上驰骋、摇晃的野兽,已经不再是她的继子,而是自己情债未偿的前世爱人,只是上天用最荒谬的方法,让他们一了未完的相思与爱恋。

Baidu
联系广告